張瓊:方寸之間 “梁山好漢”顯英雄本色

世人皆道“英雄愛美女”,孰知亦有“美女愛好漢”。中原一位女篆刻家張瓊,歷時數年,以肖像篆刻的藝術形式刻畫水滸英雄。一個個鮮活的梁山好漢形象躍然石上,栩栩如生,方寸之間滄海橫流盡顯英雄氣概。

生活中的張瓊不是那種“洵美且都”、“美目盼兮”的女性,更像一個“假小子”:短發,素顏,淡定,喜怒哀樂之不發。垂髫之年,她喜歡拆卸鬧鐘、收音機,似乎對一切充滿好奇。她坦言自幼就讀《三國演義》,喜愛武俠小說,內心有“俠女情結”,曾欲闖蕩江湖、仗劍天涯。


篆刻家張瓊

五六歲時,張瓊踮腳探腦,看父親在高過她頭頂的書案上寫字,心里揣摩著盤里的墨汁是如何經父親龍飛鳳舞,演繹成那行云流水的線條。青少年時代,張瓊的偶像是大畫家齊白石和張大千,學習之余她勤習書畫,尤其在小楷上用功不少。

“千石壽”練就深功

張瓊與篆刻的淵源,可以追溯至八九歲時,她在遺棄的麻將上,用刀剜自己的名字。而真正走上篆刻之路,是在多年之后。張瓊的父親書畫印皆通,一次一位朋友對父親的書法作品評頭論足:“這書法相當不錯,可是這印章就有點......”朋友欲言又止。張瓊明白了弦外之音,她暗下決心,定當攻克篆刻堡壘。古玩城的張遂成老師精通篆藝,張瓊向他討教篆刻之法。張老師說:“欲精篆刻,得費‘千石壽’之功,到時水到渠成自然明白篆刻之道。”“千石壽”意即篆刻一千枚印章的工夫。張瓊愕然:“這一千枚印章,一天一枚,也得花費三年啊。”

盡管工作身心疲憊,張瓊每天晚上或者周末,刻印不輟。她坦言:“我最愛靜靜地傾聽,那種金石的斑駁的聲音,清脆,沁入心扉。”三年過后,張瓊切身領悟了“千石壽”的意蘊。她百煉成鋼,書法篆刻之功熟能生巧。


篆刻家張瓊水滸英雄肖像篆刻之宋江

步入篆刻堂奧,張瓊冀望篆刻成套作品。她從父親的“百福圖”獲得啟發,篆刻了一百種寫法的“福”字。“百福”作品被人收藏,張瓊受到鼓舞,一發不可收拾,繼而挑戰難度更高的人物肖像篆刻,相繼篆刻了八仙人物與十八羅漢。

挑戰水滸人物肖像篆刻

人物肖像篆刻,在方寸之間刻畫人物,只能以精煉、簡潔、抽象的線條予以概括,關鍵在人物的發飾、衣褶、眉眼、肌肉等方面。即使是靜態的畫面,亦要靜中顯動,達到傳神。這不僅要求深厚的篆刻功力,還需要高超的人物繪畫底蘊。

初涉人物肖像篆刻伊始,張瓊的目光其實穿過八仙人物與十八羅漢,落在水滸人物之上。八仙與羅漢,只是技藝的鋪墊和錘煉。而定位水滸人物,一是幼年熟讀《水滸傳》的她,喜歡水滸英雄好漢;二是一百零八枚的規模,毋庸置疑是浩大工程,即使對于斫輪老手亦是巨大挑戰和考驗,遑論她這位初出茅廬的新秀。張瓊欲迎刃而上,她相信經過此番千錘百煉,技藝定當更上層樓。

篆刻家張瓊水滸英雄肖像篆刻

張瓊定制了長九厘米、寬六厘米、高四厘米印面的青田印石。當印石通過物流抵達鄭州,由于龐重,出租車無法承載,她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將其弄回家中。面對房間角落堆積如山的石塊,一身疲憊的張瓊擦干額頭上的汗水,心里略微一沉:“這只是開始,挑戰還在后面。”

水滸人物形象的設計繁縟瑣碎復雜。一百零八個人物,武松的豪邁,魯智深的粗狂,李逵的魯莽,吳用的運籌帷幄,宋江的玉樹臨風,一個人物一個性格一個色彩;而在外形上,或策馬,或潛水,或舞刀,或弄槍,或一身短打,或身著盔甲,總之千姿百態,形形色色,每一個人物鮮活而生動。思前想后的斟酌,反反復復的修改返工,張瓊以簡練的線條,勾畫出與小說人物性格匹配的人物形象。

初稿上石亦遇到不少困難。畢竟,刻石與宣紙材質迥異,尤其在冬天,呼出的熱氣容易導致臨摹在冰涼印面的墨線發洇,無奈只能用砂紙磨去,重新描寫。一次不行兩次,兩次不行三次,直至滿意為止。肖像臨摹到印面之后,繼之篆刻。一些地方大刀闊斧風卷殘云,而一些地方如面部、衣紋,則精雕細刻如履薄冰。張瓊特別注重細節的刻畫,畢竟細節決定成敗,因此一個水滸人物的肖像設計、上稿和篆刻,時間跨越數日乃至數周。

篆刻家張瓊水滸英雄肖像印章

在藝術的表達上,張瓊既追求線條的流暢飄逸,也注入書法篆刻的意蘊。因此,她篆刻的水滸肖像,既有繪畫的靈動,亦有篆刻的金石味道。

艱難困苦 玉汝于成

一百零八個水滸英雄的肖像篆刻,張瓊整整鏖戰了兩年。兩年的時間,她白天一如往常辛辛苦苦上班為稻粱謀,晚上則俯身在臺燈下,一刀一刀篆刻水滸英雄,不知今夕何夕。每次拖著疲憊的身軀上床休息,都已深更半夜了。而翌日,依然準時去上班,晚上再戰江湖。這樣日復一日,她在堅持著,挑戰著自己的耐力,個中滋味唯有自知。

創作過程的艱辛不只是身體腦力的心血耗費,更是自始至終伴隨著一種忐忑不安、誠惶誠恐。在她看來,她是以肖像篆刻的藝術形式,賦予《水滸傳》的小說人物形象鮮活的藝術生命,每一個水滸英雄,將在她的手上,開始新的生命旅程,她感覺自己承載著太大的壓力。

當最后一枚水滸英雄肖像篆刻大功告成,張瓊喜不自禁。兩年的堅持,這項浩大的工程畫上圓滿的句號,真可謂“艱難困苦,玉汝于成”。對張瓊而言,雖然那兩年經受艱難困苦,其實也是苦中作樂。在萬籟俱寂的深夜,傾聽刻刀鑿石的鏗鏘的金石聲,也是一種美妙的享受,而且還可以與自己心儀的水滸英雄“神游”,加深了對他們的了解。

篆刻家張瓊雕刻的毛澤東主席肖像

盡管為了生活而每天朝九晚五上班,處理俗務,但張瓊并沒有和光同塵,而是堅守著自己的自己的藝術情懷。她說:“作為一個藝術人,我崇尚古典文藝的復興,在這個物欲橫流的年代里,去做一些不那么功利的事情。”

水滸英雄肖像篆刻,完成了心懷俠女情結的張瓊的一個心愿。而對于她而言,這一工作的告罄,不只是結束,而將是一個新的起點。(石榴)

責任編輯:zhangxy
相了關閱讀:

熱聞

  • 圖片

www.188bet.com出品

www.188bet.com視覺

www.188bet.com熱度

任选9场最高奖金多少 北京28正规吗 快乐扑克3技巧 国信证券 股票推荐 bbin客户端下载端 在线股票配资平台中承 优配 股票 牛达人配资 喜乐彩新疆开奖 双色球计划 吉林11选5基本走势图 广东十一选五中奖助手